Posts

Emergency to Ophthalmology / Lombok Hiking Trip planning

Image
I got to join ophthalmology department on 1st April 2016.
It's an April Fool day, I wonder what it has in store for me.

It's all about courage and attempting.

I have left my comfort zone for something that i have to learn all over again, it will never be easy, but why not... just do it.

I will remember my time in emergency department, it has shaped me to a certain extent.
thank you EDHPP.


my ever adventurous friend, Woon has started on our trip planning to Lombok!
Look at the majestic view!! can't wait!!



极端

自己是个极端的人
事非黑白从来没有灰色地带 渐渐的发现世事没有绝对 多点空间给疑惑 多点空间给未知 多点空间给原谅 人生会有更多空间给快乐
有时候话不能说得太绝 原谅你的人是因为爱 远离你的人是因为不在乎 还有几个是因为伤得太深而选择逃避
曾经在网上读过,在要说重话之前,忍下那几秒,拼命灌水喝,把重话吞下去,或许会少了点后悔,少了点事后烦恼。

友谊

偶尔来个小聚
曾经以为没什么大不了 在同个城市要见面还不容易 不过慢慢地发现 在这庸庸碌碌的年代 同一时间聚齐三五人真的不容易 庆幸有你 感恩相聚
P.S. 本人目前的心境,emergency medicine or opthalmology? 如果根据我爸的想法:第一眼喜欢的一定是心里最想要的,那么就是眼科了。。 当初报到的时候,也填了第一Opthalmology,第二Emergency,眼科暂时没空缺,就这样来到了ED。hmmmmmmm,老天爷,给个启示吧!

Hi 陈依憑,你好,welcome back!

你好吗?

三年了!
这里记载了我的18到22岁,懵懂的大学生活;
毕业了的我一头栽入社会,浮浮沉沉地走到了今天;

我以为我会到袋鼠国生活,如今在槟岛扎根;
我以为我会走上surgical based specialty,却渐渐爱上从没想过的emergency medicine;
我以为25岁的我会谈着轰轰烈烈要生要死的恋爱,如今却还真的享受平淡的远距离恋情,他偶尔回来还真的不习惯;
我以为婚姻就是遇见他时像偶像剧一样会听见教堂的钟声,却只是在想安定的时候遇见的那个他给了意识里与幸福最接近的承诺;
我以为父母需要我,原来是我更需要他们;
我以为25岁的我是个窈窕淑女,标准体重48kg,完美无暇的肌肤,却哎呀,别提了;

很多的我以为造就了今日的我,
每天跟着shift work,享受7或10个小时的工作,
回家最开心就是看到父母的身影,还有偶尔FaceTime的那个他,
还是一样肉肉的身材,脸上每个月定时出现又消失的痘疤,
每个月的薪水,交了各种installment,所剩无几,偶尔locum赚点外快,
还有在日历上用红笔圈起的考试日期,
一本本厚重的书每天都像陌生人一样对我招手。

这就是生活吧!

一步一脚印,即将26的我接下来又会如何呢?

好累

故作坚强好累 避风港遥不可及好累 在这陌生的地方好累 笑脸迎人好累 每天告诉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好累 在未知里寻求安稳好累
诶累,别再来烦我了!
我不累不累不累! 握紧拳头,撑下去!

这时候还在医院

Image
Feeling involved as a medical student in the treating team is awesome!

好充实的一天
ECG的一条直线隐藏了多少学问
心脏真是个有趣的器官
感恩遇到肯教的seniors
会好好珍惜学习的机会 :)


还有提醒自己,无谓的MET Call只会增添病人家属的担忧。

Austin Library

Image
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一偷懒就被他们盯着看
好吧,再读一读吧 :)